雪原上的守望者

——寫在內蒙古電力設計院華電金山蘇左旗項目全面投產之際

通訊員 劉飛 張建

 

寒冬中的內蒙古電力設計院華電金山錫盟蘇尼特左旗225MW風電項目及滿都拉圖一期100MW項目,有兩種美景,他們分為外在和內在兩種。說到外在美景,它來自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和總包人的巧奪天工。一件巨大厚重,又一望無際的白色斗篷嚴嚴實實地平鋪在這片蒼茫大地上,上面好似點綴著數不清的寶石,或三五成群、或連成一片,在日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奪目的光芒。一座座已經建成的風機,如金剛力士一般高聳在這片雪原上,沉浸在這明朗的嚴寒、耀眼的銀亮和偶爾起伏的北風中。

 

而內在景觀則完全是由電力設計院人員用雙手締造的。“我們就是要用團結、奉獻和忘我的精神,勾勒出一幅屬于新時代勞動者特有的美麗畫卷。”電力設計院黨委書記、董事長弓建新如是說。

 

團結篇——一場不論多晚都要召開的會

 

1216日中午,電力設計院225MW風電項目傳來了首臺風機并網發電成功的消息。而與此同時,與之同在一片地區,同用一個升壓站的100MW項目員工依然堅守在建設一線。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兩個項目對于地區經濟和企業發展來說意義重大,該項目不僅將為自治區清潔能源風電輸送到我國東部高負荷地區這一進程中,發揮巨大的作用,對于企業來說,這兩個項目的合同總額占到了電力設計院總包產業2020年度份額的重要比重,可以說是企業如期實現“脫困發展”目標的龍頭工程。

 

 

 

設計院黨委書記、董事長弓建新一行與項目部人員合影

 

 

 

“巨人”高聳

 

 

 

在冰海雪花中穿梭

 

 

 

吊裝ing

 

但客觀存在的各種困難也是顯而易見的。2020年趕上了“風電搶裝潮”,且一浪高過一浪,各種廠家的訂貨供不應求,甚至很多廠家坐地起價,項目部要求的設備材料根本無法按時到位,加之吊機市場也呈現出嚴重的賣方市場,租金往往是一天一個價,呈幾何級增長,還出現過單方面毀約的惡劣事件,導致工期一拖再拖……所以,從項目始建以來,100MW項目就一直在克服著工期緊張、任務繁重,且設備不到位、物料不給力、吊車租賃難等諸多問題,這也直接造成了該項目需要冬季沖刺的不利局面。

 

對此,“每日消缺會”制度就顯得格外重要,雖說電力設計院其它總包項目也在踐行這一制度,而到了并網期限臨近的時候,項目部各級管理人員的高度重視,使得這項本就雷打不動的制度被貫徹得無以復加。

 

16日晚上8點多。對于普通人來說,這個鐘點里通常情況下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正在某個餐廳里觥籌交錯,一種是已經吃過飯在家里做著其它事。而在總包項目部則不是這樣,尤其是在工期沖刺的節骨眼兒上,這個點能吃飯完全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都來齊了吧?那咱們開會吧。”

 

不用問,這是武恩、張文博、史志強、茹國平等項目管理人員組織大伙兒開啟了一天一度的晚餐前例會模式。

 

“大家都說一下,今天各自環節的推進情況。”

 

參會的人員依次介紹當天的工作開展情況。張文博等人拿著筆不停地在本子上手寫、勾畫著,并時不時插話對參會發言人員進行溝通和追問。

 

“這個好像……”一位項目部工作人員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問話,說話有些吞吞吐吐,顯出面露難色的樣子。

 

“怎么能這樣呢?這么冷的天,馬上到業主規定的時間了,你不能讓這么多人遷就你。今天晚上你務必把你那部分工作量捯飭出來。”

 

……

 

一場“消缺會”順利的話半個多小時就夠了,可一旦當天的任務量完成得比較晚,或是出現了相對復雜的情況,就會拉很長時間,也許過了十點才能散會到“飯點”。這個時候,原本的轆轆饑腸早已沒了感覺。

 

……

 

“剛才會上我也是著急工期和進度,不是針對你個人,你別忘心里去。”

 

“對不起啊,讓大家失望了。我今天實在是有點……”那位消缺會上匯報得不太好的員工面色越發凝重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難啊?”

 

“唉!我愛人打電話說,小孩高燒挺厲害的,所以今天工作有些分心。沒事,我今天晚上一定把明天需要的事提前準備出來”

 

“哦,那這樣吧,你不要單干了,我招呼其他人幫你一起弄。我再和咱們黨支部溝通一下,讓咱們在呼市的黨員同事抽空去你家看看。”

 

這位員工正要婉拒,只聽幾聲手機的“嘟嘟”聲后,就傳來了“小王,你叫上小張,你倆今天晚上辛苦一下……”的說話內容。

 

奉獻篇——一雙紅得發紫的手

 

而就在225MW項目并網的前一天,即1215日。這天和往常一樣,空氣還是那么壓抑,體感依舊是那么刺骨。100MW項目現場各方人員正緊鑼密鼓地趕著建設進度,開展T10號塔的吊裝任務。

 

一個巨大的葉輪在吊機的牽引下,懸掛在塔頂端,紅色的繩索在白色的葉輪中間顯得格外醒目。在T10號塔下面,幾位項目部的工作人員穿得很厚實的棉衣,分布在塔底附近,各守一攤,聚精會神地盯著吊裝工作的各個環節,有的抬頭看著葉輪和吊臂,隨時觀察并發出工作指令,有的則像個稻草人一樣,時刻堅守在吊機后面的牽引繩旁。當走近時,筆者觀察到站在卡車上負責看護牽引繩的幾名工作人員,盡管戴著一雙看上去不算薄的手套,可兩手只要一有空,就像是搓莜面一樣來回摩擦著,還時不時用手背和衣袖在自己的鼻子嘴巴上蹭一下。可當配重需要調整時,他們便馬上伸出雙手,鉚住了勁兒拉拽著牽引繩,絲毫不在意將要流到嘴邊的鼻涕……

 

第二天,筆者再次來到100MW現場,有幸見到了上述提到的工作人員。從臨近的幾個人臉上,顯現出的習以為常的淡定神情,其中一名員工恰巧摘下手套掏出手機準備接。只見他凍得發紫的手背上,皮膚皺巴巴的,里面嵌滿了污垢,手指關節突出,有的明顯有起泡的跡象。大概其他幾個人的手也跟他差不多,連日來在戶外一待就是一整天,即便是有棉衣手套防凍,但刺骨的寒氣還是滲透到他們的肌膚里。筆者聽項目部的人說,T10號塔在15日當天就已經吊裝完畢了,他們正在往別的施工區域走。此時的他們,步伐依舊矯健,完全看不出疲憊的身姿和神態。

 

忘我篇——幾桶不知吃了多久的面

 

可以說,100MW項目部的人員無論管理層還是最一線,進入工作狀態后,就拿出來那股子忘我的勁頭。

 

這天早上,在項目辦公室里,幾個管理人員聚集在這里。他們照例取出幾桶方便面,一邊沖泡開水,一邊聊著工作的事。

 

這時,當中一個人的電話鈴響了起來。

 

“你是說那批材料最快今天下午,最晚明天到,對吧?……”張文博一手拿著手機捂在耳邊,一手拿著塑料餐具。轉瞬間,他又把餐具放在桌子上,站起身走到窗戶邊,可能是信號變通暢點兒了,他的說話聲音也降低了一些。

 

張文博的電話剛接完,正要繼續吃,辦公室里推門走進來一位工作人員,他手上拿著一疊資料,說道:“張經理,您看看這個……”話音剛落,他又馬上放下餐具,接過來看了看,和這位拿著資料的員工交談起來。

 

緊接著,門從外拉開了,一名工作人員也不進屋,站在門口對著茹國平說:“工人們快到X號塔基那邊了,咱們現在也……”茹國平不等他說完,立馬放下桶面,拿起桌子上的帽子手套,一邊戴一邊跟著他出了門。

 

張文博的談話還在進行著,他的那桶泡面還冒著些熱氣,但已經不像剛才那么熱氣騰騰的了。史志強走進了辦公室,他炯炯有神的兩眼下面是一張凍得通紅的臉,只見他跟屋里的其他人打過招呼后,也拿起桶面,準備撕去外包裝的塑料膜。不過,他的“口福”似乎還不如張文博和茹國平,不等他完全扯開,一陣悅耳悠揚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喂,嗯,……噢,行了……嗯,等等啊……”

 

他掛斷電話后,跟周圍的人說:“你們先吃著,甲方那個督導員過來了,我去跟他碰個頭。”說罷,他放下了那桶方便面,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在這期間,張文博又迎來送走了兩名工作人員。這時候,他早先沖泡的那桶方便面已經看不到絲毫熱氣了。只見他端起來,三下五除二,咕嚕咕嚕地幾口就“解決”了。而茹國平吃剩下的那半桶,還靜靜地擺在桌子上。

 

這就是總包滿都拉圖一期100MW項目近期的幾個小片段。雖是窺豹一斑,但從中可以切實感受到電力設計院總包人為了高質量發展、為了服務好地方經濟而拋家舍業、艱苦奮斗的時代精神。

 

       

 

 

新加坡快乐8开 新11选5任选1 逆袭pk10计划app 六合彩黑马网站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 新疆11选5后二 湖北快三走势图下载安装 澳洲三分彩哪里看计划 青海11选5推荐号码 海南七星彩开奖直播现场 168极速时时彩开奖现场 湖北30选5玩法兑奖 pc蛋蛋预测器最新版 北京赛车计划软件免费 内蒙古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澳洲幸运10全天计划软件下载 急速赛车怎么玩才能赚大钱